一方天地

发布者:李秀发布时间:2020-11-30浏览次数:10

镜湖是惊鸿一瞥的触动,静坐良久,如小醉后漫步细雨中的恍惚,心在这中静了,情于无知无觉中空了。

而那不显山,倒真是不显,没有聚精会神,很难勾勒它的轮廓。回忆起来,不久前和室友夜幕上山,明明知道除了蚊虫该是什么也没有,往前走着,心却还是不住地发颤,在一片寂寥中竟觉得有些悚然。

镜湖和不显山带来的宁静,过于飘渺,总在不经意间让人进入一种虚无之境,仿若狂欢后的沉默,愈发令人感到空虚。

要说最令我感到安逸的,还是宿舍阳台的那一小方天地罢了,地方不大,视野有限,但莫名地令人舒心。

窝在阳台的小椅上,我打下这篇文字,时不时仰望着那片被屋宇树木割裂开来的一小片天空,由墨蓝渐变为蓝紫,视野的尽头,隐隐散着仿佛油画上水粉晕染开的光。

夜,像是轻到可以被风撩起的纱,平平整整地笼在头顶、笼在如多米诺骨牌般排列的宿舍之上、笼在即将入秋泛黄落叶的无名树上、笼在或行色匆匆或交谈甚欢的学子上……

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灯光亮着,照亮一方,透过密密匝匝的枝叶落进我的眼睛,穿过眼镜,白了一圈光晕。

手指还在键盘上飞舞,我晃着腿,余光可以瞥见脚下的物流园,那画着广告的蓝白相间的帐篷还搭着一条小道,有人从里面穿过——消失、又出现。课间的时候,这帐篷下,总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混乱中却有着说不清的秩序,我也时常是其中的一员,拿到包裹的心情,总要比上课前明亮许多。

大学校园的夜总是来得要迟一些,尽管过了门禁的时间,路上的学生依旧许多,车灯飞速地穿过,车轮与路面的摩擦显得愈发刺耳,我偶尔抬头,看着它们四散在不同的路口……我想,这个时间,没有多少人会睡的吧——毕竟,夜才刚刚开始……

风拂过,有些冷,倒正好消弭了那淡淡的睡意,我起身踏着栏杆底端,依靠在上面,心情莫名地放松愉悦。我四处张望,右边是层层堆叠的宿舍,左边是层峦的小山,隐秘于黑暗,与远处的蓝紫色天空交叠在一起,浑然一体,整一幅静谧的水墨,要不是那点点的白光像是眼睛般嵌在上面,便就真是幅画了。

不知过了多久,夜愈发沉了,身后的灯却还亮着……

新闻来源:人文与艺术学院 曹璐摄影:责任编辑:刘菀毓审核:丁恒星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