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

发布者:李秀发布时间:2020-11-30浏览次数:11

故乡”这个词常出现在文人墨客的诗文里,我们从小学习的课文中就有不少关于故乡的,但我真正体会到诗文中的“故乡”却是因为一场远行。

一轮圆月挂在漆黑的夜空,清冷皎洁的月光洒在镜湖水面,波光粼粼,秋风悄悄卷走地上的落叶,秋虫的窃窃私语把黑夜衬得更寂静了,又是一年中秋佳节,但与往年不同,这是我离家的第一个中秋。不知家中亲人是否正围坐着吃团圆饭,是否正说着我这个远行人。古人云“每逢佳节倍思亲”,今日总算是体会到了。

望着清冷的月光,想着故乡亲人,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李白的《静夜思》来。诗中“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是我背下的第一句诗。初读此句,不知“望月”和“思乡”有何关联,更无法体会诗人的思乡之情;高中在寄宿学校就读,一周只回一次家,逐渐领会到与亲人分别的落寞孤寂;今夜正逢佳节,离家千里,真正“独在异乡为异客”, “故乡”忽然从一个简单却模糊的概念变成了陪我度过整个童年的城市以及那些或清晰或模糊的回忆。

月亮在云层中若隐若现,似是被笼上一层轻纱,这朦朦胧胧中,我想起了故乡的风景,之前从未注意过的细枝末节都逐渐清晰起来。大概只有离开了故乡,才会重新发现她早已被我习以为常了的美丽。

我的故乡义乌,是一座南方小城,坐落于浙江中部,故称“乌伤”。她因小商品而闻名,虽不及杭州那般繁华,也没有绍兴那样丰厚的文化底蕴,但于我而言,她的每一条街道,每一座山,每一条河都有着无与伦比的亲切。

在故乡生活了十八年,她的四时美景早已深深映入我脑海。三月的桃花坞,满山桃花争相开放,花团锦簇,蜂蝶飞舞,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桃花香,树枝上挂着晶莹的琥珀色桃浆,明媚的阳光下游人如织,亲切的乡音传入耳中。重阳之日,与家中长辈一同登高德胜岩,苍松古柏在山间伫立,山雀三三两两地在树梢歌唱,偶尔能看见松鼠在林间穿梭跳跃,溪水在岩石间淙淙流过,清澈见底的水中有成群的石斑鱼,长辈们聊着家常,孩童追逐嬉闹。故乡的每一寸土地都有我的足迹,我的每一段回忆都有故乡的影子。

除自然风光外,人文景观也别具一格。千年古刹双林寺,历尽15个世纪的风霜,虽屡毁屡建却依旧香火不断,寺中老樟树的枝头上系满了人们的祈福丝带,它见证着故乡的发展,也诉说着故乡的沧桑。千年来,城市在它的晨钟声中慢慢苏醒,又在它的暮鼓声中逐渐恢复沉静。双林寺庄严肃穆,却少了一丝烟火气,佛堂古镇则兼具历史感与烟火气。古镇临水而建,一条江隔开了繁华闹市,江上是一座由二十多条船连接的浮桥,若是赶上下雨,朦胧的烟雨笼罩在江面,水流绕过木船从脚下缓缓流淌,游人仿佛置身仙境。古镇的房屋是具有江南特色的白墙黛瓦,街道由青石铺成,已经被脚步磨得发亮,街道两旁的店铺里常摆些竹编木刻的小玩意儿,店家现做的麦芽糖,绿豆糕令人唇齿留香,东河肉饼更是香飘十里。不同于乌镇、周庄等热门旅游景点,佛堂古镇少了些商业化,多了一份淳朴和古镇特有的宁静。遇到什么烦心事,在古镇中走一走,心便会沉静下来。

未出远门时,总对故乡的美视若无睹,觉得一切都太过寻常,恨不得立刻离开故乡;真正离开后,发现记忆中的大多数美景都来自故乡,故乡一直很美,只是早就被我习以为常。故乡是出生与成长的地方,是童年,是亲友,是回忆,也是思念。不论身在何方,故乡永远是能使我们“如小儿般安睡的摇篮”。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何雨旋摄影:责任编辑:赵雪婷 审核:许梓楠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