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5-22浏览次数:11

在中国人的精神文明里,田园归隐是不可缺的一部分。林语堂先生评价中国人对田园的态度:“对田园生活的崇尚渲染了整个中国文化……这种风尚如此风雅,以至于即使最为穷凶恶极的政客也要假装自己具有李白那样浪漫天真的本性。事实上我觉得他也真的有可能会有这样的感情,因为他毕竟是中国人。”

田园并不特指某一个地方,而是一种精神归属。每个人在惶恐压抑的时候,总是极力去寻找那样一个精神归宿,让我们的心能在那里得到安定,于是我们把自己的心托付给田园,不论步履如何匆匆,也总会在心中留那样一种念想。想象我们居住在那样一片竹林,溪水潺潺,蜿蜒而过,有一幢茅草屋或是小木屋安安静静地坐落在在这里,屋后有一片菜地,让我们自给自足,我们可以春睡醒来后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也可以宅在家里,就在小院里溜达溜达:“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亦能享受渊明的乐趣:“户庭无杂尘,虚室有余闲”。就这样纵浪大化中,不喜也不惧。

林徽因说:“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内心修篱种菊”。真正的桃源,不在世外,只在人心肃静的一念之间,我们总想着脱离这个恼人的尘世,但我们又能逃到哪里去?

不必弃人间事,去与赤松子同游。天岂去此哉?任真无所先。学取那渊明醉罢,外貌虽然不断变化,外界纷乱嘈杂也不能改变初心。登上东边山坡放声长啸,傍着清清的溪流把诗歌吟唱,姑且顺随自然的变化,度到生命的尽头。乐安天命,还有什么可疑虑的呢?

新闻来源:管理学院 朱婷婷 昝树松摄影:责任编辑:徐彤彤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