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06-12浏览次数:116

那些日子,门里门外的笑还在吗?摸着青石壁上攀爬的沟沟壑壑,思念蔓延着。

似乎又一次沉入昏黄的梦里,寻着熟悉的小路,找着曾经的家,念着故人。这个梦里,一切都蒙着虚无缥缈的烟雾,我似乎找到了那面斑斓的被我涂上稀奇古怪油彩的青石墙。旁边是间矮矮的平房,只有一条青石子路可以通往,我嗅着它的气味,循着褐红色的砖墙摸索着,抬头望去,是那扇千万次梦到的破烂不堪的红木门,年岁远了,红木门被风吹日晒,都烂了,翘起了朽木刺。抬头望去,仍是昔日的对联,昔日熟悉的颜色,昔日踏实的感觉。

门轻轻一触,就开了,台阶上是隔壁爷爷送的花花草草,我在台阶上坐着,俯首沉思,感觉有人在轻拍我的肩,我抬头望去,是强强哥哥,他仍是那样强壮。他拉起我的手,像小时候一样一溜烟带我偷偷溜进他家的屋子,把他家那阁楼上藏起的玉石、古玩都翻出来,一个一个挑给我看,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啧啧称赞。他露出骄傲的神态,神秘地对我说:“这是咱俩的秘密,可不能给大人说,否则爷爷还不得打断我的腿。”我认真地点点头,昔日朴实的大红门后,是孩子们纯真的秘密。

回到了门前,那温馨的一幕又再现在眼前,那日晴朗朗的天,我拉起隔壁家妹妹的手玩过家家。晚风吹,大红门前的野草野花都被我们给挖尽了,化作了孩子们眼里的笑。一缕炊烟袅袅升起,奶奶唤着:“娃娃们,来回家吃饭… …”

那个朴实的年代,人人都住着平房,门上尽带着沧桑。门一推,便开了,迎出来的是邻里邻外的热情。一扇门,装着信任,装着朴实,装着热情。一扇门,再富丽堂皇,再宽大,再高,都挡不住人类最朴实的情感啊。大红门啊,是人类情感的港湾。

梦醒了,我看着周围的世界,白炽灯明得晃眼,我在高高的小区单元楼上,伏着坚硬的的课桌写作。天黑了,是一片静寂,没有夏风,没有人情,没有往日爷爷奶奶唠着家常的欢笑,只有我呆呆地望着那扇厚厚的防盗门发呆。

门是青石般坚硬的颜色,走下楼,是台阶无情的灰白色,邻居间不会打招呼,整日见了,也似陌生人般地擦肩走过。一时间,世界冷落了不少。为什么?我常在心里大吼,是人心冷了吗?似乎随着社会的发展,每个人的心里都多了一扇厚厚的防盗门,碰着见了,也是漠然的脸色。我呼唤着,那门里门外夕阳般温和的情感、信任的微笑,不是这样一扇冷冰冰的防盗门。请你想想,你多久没和隔了两扇防盗门的那位邻居问好了?摸摸自己的心,问问它需要什么。

我想念那门里门外的微笑,同时也呼唤着:可不要因一扇门,隔了情谊,隔了感动,更隔了,人心。

新闻来源:土木学院摄影:责任编辑:审核: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