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06-14浏览次数:42

吊兰也许长得过盛了,清树用手去梳理纠结在一起的、长长的枝蔓,就像他试图理清自己乱成麻的思绪。

本来,升迁是件喜事。可清树没高兴太久便陷入烦恼中。这会儿他又想起这个下午,油光满面的老板推开他的门,挤出满脸的笑容,一番奉承过后,来人朝他眨眨眼,将手伸进锃亮的黑色公文包,只一瞬间,清树注视着他,似乎那包里装着他的未来,他简直不能呼吸了,神秘的老板掏出神秘的信封,神秘地笑笑,走了。

清树像个毫无经验的学生,呆立在原地。他朝四下里望望,确定没人时才慌忙打开信封,一张支票,那串数字刺痛了清树的眼睛,他感到双颊发热,心脏也嘭嘭直跳。脑海中飞速闪过的各种念头要将他淹没。他将住上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房子,也许还可以抽出时间去国外度个假,他会请朋友去高级会所,人家会夸赞他年轻有为……

“砰砰砰”,敲门声惊醒清树,他从吊兰旁抽出神去开门,来人是他从小到大的好友,好友满头大汗:“我从老家摘了桃给你送来,赶快接着。”说完笑笑。清树有点儿失望,仍旧接了过来,两人进屋一阵闲聊。好友得知清树升迁,略惊奇地睁大眼。“这可是好事,清树,不过,在官场上混,你得留个心眼。”

清树犹豫了一会儿,他知道好友是个机灵人,做事总很有办法,便压低声音,将下午发生的一幕一五一十告诉他,没想到好友却出奇的镇定。“你打算怎么办?”清树答不上来,好友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这肯定是很大一笔钱,清树,但你不能要,不能让它毁了你的一生。”好友很笃定。清树无言,两人沉默相对半晌。好友扫了一眼桌上的吊兰:“这花长得太长了,没精神。”清树抬起头,依然是在一片沉默中,他从笔筒中拿出剪刀,像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沉吟片刻,递向好友:“是该剪了。”好友点点头,接过剪刀,将吊兰一头长发修剪成利落的短发。

好友走了,这会是个无眠的夜晚,清树一人坐在沙发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他看着眼前的支票。他的目光越过吊兰,变得缥缈而久远,他仿佛重回到了学生时代。他,和好友一起,坐在课堂上认真听讲,回到村里被大人们夸奖。“清树将来肯定有出息。”母亲总在一旁谦虚地笑笑,眼眸中却也含着骄傲……黑暗中,清树掐灭烟头,如水的月光落在他脸上,无声无息地映亮他眼角的晶莹……

次日,难以置信的老板又将熟悉的信封捧在手里。

而当清树数日后在报纸上看到同事被捕的消息时,好友的电话打来了。“真够惊心动魄的,是不是?”清树沉默两秒:“你知道,我并不是因为这个……”“我知道。”好友打断他的话。当他们暗中享乐,而你依然没有越过自己的红线时,我就知道,你的选择是对的,清树,只有舍弃了诱惑,你才能赢得真正的幸福与自由。清树挂了电话,长舒一口气,他扭头,目光不经意间落在桌上。

阳光遍洒在白瓷花盆里,两朵嫣然的小花寂寂地盛开在吊兰油绿的枝条上。

新闻来源:土木学院摄影:责任编辑:审核: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