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5-25浏览次数:73

天阴阴的。

草叶上趴着甲虫,小鸟站在树叶上,呆呆地注视同一个方向,一动不动。

操场上还有穿着鲜红球衣的男孩子们在踢球。天很闷热,球衣湿哒哒黏在身上。他擦了一把汗,看了一眼远处的天。身后又传来朋友的呼喊,他擦去又留下来的汗水,一挥手,冲刺,截住传来的球,飞起一脚——

瓢虫的翅膀忽然一动,带着草叶颤了颤。它又犹豫了起来,漂亮的黑色斑点衬在鲜红外壳上,凝固在空气中。

“好球——”红衣的小球员们发出欢呼。

忽然树叶发出声响,地上的尘土被迅速的溅起来,雨重重的击向地面,风刮得猛烈。

球场四周空阔,男孩子们抱起球,一把抓过书包往路边的房屋跑去,一边跑一边笑着,尖叫着。

雨水一股一股淌在坡道上,球鞋踩下,激起一圈水珠打在草叶上。草被打弯下去,又灵活的一扬,摇摇晃晃的在降下的水珠之间站稳。

风助雨势,狂风聚着雨拥向躲在屋檐下的男孩们。每当有风吹过他们便尖叫着互相怂恿站出去。有几人眼里带着跃跃欲试悄悄把头探出去,又随着下一轮狂风的到来紧紧护住怀中的书包,笑着与朋友们推攘着,往里躲藏着身体。

初夏的阵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不一会便渐渐偃旗息鼓。尖叫也不知什么时候也不再喊了,笑声也慢慢小了下来。

饿起肚子的男孩们终于想起了分别。于是看看天色,只残了一点淅淅沥沥的小雨。

“那,明天下午三点,还在这里哦。”

带着不舍的语声,收获了一串好的应答。又仿佛再确认了一遍地说了一句“不能迟到啊”,得到回应后,就心情愉快地放心离去了。

草上仍留着水珠,但鲜亮颜色的甲壳小虫不见了。天上又飞着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树上那只。于是,夏天拉开了序幕。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马摄影:责任编辑:丁永剑审核:范韶维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