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边姑娘

发布者:李秀发布时间:2020-12-02浏览次数:10

还记得曾经的那些岁月吗?

乌蓬小舟荡漾粼粼波光,欢声笑语激起涟漪重重,斑驳的两岸被青苔裹起了轮廓,草木葳蕤挑逗着水中荇藻。藤蔓稍染秋意,爬上这层林微染的黄叶红枫,爬上这流云凝滞的青砖白墙,也爬上了那人来人往的石拱,饶有兴趣,垂钓着这鱼儿嬉戏环绕的人影幢幢。还有那筛过晨曦的乌桕,那晕染白云的木犀,那吸引孩童毫无归意的细蕊闲花,浅秋繁盛,似繁华。浅秋不似深秋冷,又比夏日胜春华。秋菊灿,芦苇荡,秋韵浓浓的岁月,总有那撞入我心房的身影,那人海中的桥边姑娘。

我曾经喜欢这位桥边姑娘,如今仍是至死不渝。清晨里的桥边姑娘,风华模样,落落大方,仿佛一副古老而意境幽远的水墨丹青,又宛若蒙蒙细雨织就的迷离梦境。她喜抚琴,奏那依水傍街的粉墙黛瓦,弹那爬满青苔的河埠石槛,唱那细雨般幽深绵长的青石街巷。而我,就坐在桥边,听她歌唱。

午时悄悄将一帘雨幕密织,织成一张浅溢岁月的网。家乡的秋雨,最美莫过于这氤氲旋绕的油纸伞。你撑着油纸伞,拉我跑向风韵天成的石桥,看那秋雨中的家乡。屋屋相连,绵延数里枕水而生,桥下河道,橹声欸乃飘然而过。雨中人来人往,撑着的那青天碧水翠山合胎而成的艺术品,在雨珠反射的光芒中弹出隐隐的紫色蔼辉。你又拉我跑到一处手工作坊,“案几生梅,木碗樱纷,竹筷漾香桃翩跹,手忙活计奏淑琴,一瓢清水舀月辉。又见其中波光粼粼若萤飞,只贪得流年静许,繁华不携烟火味,闲居若苞含,皆惹人流连。”这便是我初入手工作坊的感受,雕花的门窗,栩栩如生的木雕,感觉每一片苔藓都写满诗意,每一架纺车都缠着曾经。你又带我去了水榭楼阁,带我去印染蓝印花布,带我去听穿过千年廊道的昆曲,带我摘取酸甜的乌梅……我发现,我竟早已将你藏入了我的心房,挥之不去。

桥边姑娘,可否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每逢秋日暮野四合,蔼辉夕落,你我便伫立在这石桥之上,静默不语,观赏那灿若星辰的花灯,流淌在静谧安宁的薄暮,安静而热烈。而我,则许下百年,与你相依。

可终是时光填了沧海,岁月没了桑田,小舟不复,楼房耸起,手工缄默,工厂轰鸣。沥青盖了青苔,藤蔓爬回深山,废水污了桥下河道,空气变得浑浊不堪。我苦苦寻找着我桥边的姑娘,可等到了记忆中最美的浅秋,却没能等回我桥边的姑娘。

桥边姑娘,你定会记得我们曾经的这些岁月吧。

又是唱晚桥边,又是风和光柔。生态的改善,重现的浮柳绿水,倒映着河道两岸安然的曲阑飞檐,怀揣着袅袅炊烟裹挟的凋叶零花,流淌着辽阔天空卷舒的行云辉霞。好在,我找回了我的桥边姑娘,这倒映的便是我朝思暮想的桥边姑娘——我的家乡,尽收于淡烟流水,永驻于吾之心房。


新闻来源: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 刘君龙 摄影:责任编辑:张菁审核:王梦倩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