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06-26浏览次数:211

人生百态,环境各异。每个人生于世上都会遇到各异的需要,因而选择会有所偏差,性格会有所不同。但最终都会由于一致的追求走向相同的归宿。

正如无论是贫瘠的黄土还是富饶的黑土,都会因为一致的追求而生养出哺育人性的小麦和高粱。

曾经一把野火,将中国的文坛烧得遍体鳞伤。而同是为了挽救黑暗中濒临枯萎的文艺事业,天生敏感细腻的顾城只是轻轻地写下“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即使明天天寒地冻,路遥马亡”,一切不满皆隐藏在蕴藉的诗篇之下。而天性热情如火的北岛却偏偏要从这“蝇眼中分裂的世界”中,觅得一分光明。他不愿含蓄,不愿收敛,更不愿妥协,偏要向这世界高喊:“我不相信天是蓝的,我不相信雷的回声,我不相信死无报应。”或许敏感细腻的顾城与热情如火的北岛性格迥异,而拯救文艺事业的共同追求,使他们的笔下流露出一致的光辉。

漫画家几米曾说:“我努力爬上一个滚动的圆球,却总是站不稳。你说,男孩别哭,可能不能让我先痛声哭泣再坚强?”。这正是说有时在追求的路上,并非一帆风顺的,甚至追求可能以一种背离的方式继续前行,也正是几米所言的哭泣后,再继续坚强的去追索。

梵高被人誉为“扑向太阳的画家”,他的画色彩奔放,明丽动人,可谁又会想到他会癫狂地割下左耳?奈保尔被誉为当代为数不多的现代批判小说大师,他在印度三部曲中痛斥这个世界的黑暗,可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位大师会无情的抛弃自己的妻子。

或许梵高和奈保尔的癫狂之举,比不上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对光明的直接追求,也不如乔伊斯对光明向往的那样清晰明了。但他们背离现实,看似有所追求的事南辕北辙。但当我们冷静下来思考他们的一生后,又会发现他们看尽这世界的不堪,心怀其忧,愤懑抑郁至难遣其怀,才会抑郁成病,他们的癫狂不亦反映出他们对光明的向往之深,爱之深吗?而这份执着的爱,也终使其于后人的影响丝毫不逊于普鲁斯特和乔伊斯。因而无论所选的道路如何,激流勇进也好,曲线救国也罢,最终都会由于一致的追求,踏向相同的归途。

正所谓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人能将生活过的行云流水。只要坚信着心中所求,那么无论脚下踩着的是哪一条路,皆为通向梦想的光明大道。

新闻来源:土木学院摄影:责任编辑:审核: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