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的落叶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05-31浏览次数:81

月华如练夜,数叶残黄辞树,旖旎从风,进而委地,寂然中飘碎了寒声。相思人只念秋亦含情,纷纷坠叶飘香砌。

一江遐思,本可浩荡绵延千年无期尽。令人失意的是,千年寻美,渐逝在百年彷徨中。昔时国人对美有着细致入微的感受力,无论阳春白雪抑或下里巴人,都是美的心湖倒影。美不局限于自然,她亦可是人格化的。而今,还会有谁为一朵春花的粲然盛放驻足,吟它一句“春在溪头荠菜花”?昔时物皆载情,红豆寄相思,青鸟传离愁,未语泪先流。转盼今昔,不见了依依杨柳送离人,难寻觅孤寂雨夜听芭蕉。惟柏油路铺得笔直,载着不知疲倦的汽车,绝尘而去。

现代人追求“绝对真实”,对纷繁世界的认识日趋理性。曾听母亲讲起她的童年岁月,那时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高科技,惟一方青石小院、几朵细白初醒的荼蘼和夏夜下流传千载的神话传说为伴。彼时银河确是清凌流水,汩汩流过嫦娥的寂寞寒宫,流过香气馝馞的桂树,携着上古“月出皎兮,佼人僚兮”的歌自天而来。母亲莞尔,许是想起曾经年幼的自己,眼神清亮,对另一个缥缈绝美的世界心向往之。对此我总是羡慕的,那虽是段清贫岁月,却也是能真正感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编织出的美的岁月。我们的科学发展迅猛,生活质量也日益提高,但我们失去了有心欣赏“照水红蕖细细香”的从容与雅致。鲜有人愿从喧嚷的生活中抽出身来,去温婉含蓄的古典美中给心灵寻一个归属。传统文化被弃以“无用”之名,然而过分追求“有用”,只会使人更加汲汲于名利,在这物欲横流的尘世迷失真我。

金秋时节漫步小道,两旁的银杏树笔挺直立,鹅黄的碎叶厚实铺了满地,细细的纹路折射出灿金的光,像极了时间细密的步痕。当着此景,不禁失神。落叶无情,似水流年,心下若有所失。转念间又稍感慰然,枯叶已然安度一番灿烂春秋,时待来年仍会有新叶枝头葳蕤:可那本应葱郁的新叶,倘零落如尘,怕是再等不来新芽了吧!想到我们传统文化今日的处境,我不禁瑟瑟然了。

由此想起身边的一位高材生,凭借流利的外语,高中时便出了国。出国本身并无不妥,只是问起他出国感受,他一脸快然:“终于摆脱文言文了。”也许他的想法正反映出我们民族困窘的现状。我们崇尚西方文明,追求个性追求自我,却将民族之本等同于封建残余。殊不知,西方的,就全然是好的么?

含情春晼晚,谁见零落入泥的叶上犹染着曾富于生气的绿?而那枝头的残绿又能滴翠几时呢?悲哀的不是叶落,而是在这春光无限好的时代,绿叶纷纷扰扰飘摇坠地,掩去“我心伤悲,莫知我哀”的怅然,永不再来!

新闻来源:土木学院摄影:责任编辑:审核: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