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彭城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09-22浏览次数:158

灯红酒绿掩了月色溶溶,急管繁弦盖过啼鸟啾啾,日渐喧嚣与急躁的节奏如同窗户上光怪陆离的彩色玻璃,遮挡了窗后宁静的风景,也遮挡了千年古彭城的可爱与俊美。

人人尽知彭城好,彭城往事知多少 

“古徐州形胜,消磨尽,几英雄。想铁甲重瞳,乌骓汗血,玉帐连空。楚歌八千兵散,料梦魂,应不到江东。空有黄河如带,乱山回合云龙。”作为徐州市市歌的歌词出处,一词《木兰花慢·彭城怀古》不啻为一曲献给徐州最好的赞歌。彭祖的年龄让人忽视岁寿,项羽的霸气还在戏马台守候,古黄河的水还在不停流啊流。徐州作为五省通衢,“清泗与淮通”,可谓地理形势优越,大词人萨都剌少年及第路过此地,不禁踌躇满志,凭高远眺,怀古抒今,以寥寥数句悉点彭城往事。

更有甚者,被称作彭祖故国、刘邦故里、项羽故都的徐州,承载了6000余年的文明史,每每想到数千年前帝尧时彭祖建大彭氏国,刘邦在此扬威低吼,项羽在这饮酒长啸,不由心声感慨,“楚韵汉风,南秀北雄”可见一斑,徐州千年来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闪现着一个文明帝都的可爱与率性。

世间万物,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你的食物,养育着你的心肝脾肺,它是什么样的,你就是什么样的。”爱温暖人心,美食温暖人胃,而在徐州,你可就走运了,心与胃都是温暖的。

夏日清晨走在街上,操着一口徐普的大妈们许会挎一口竹篮,话着东家长西家短,问问新来小摊的蛙鱼比不比的上藏在深巷子里的老店,而街角那边早到的顾客已经端上一碗汤汁浓白的饣它汤,要知道,徐州的汤文化从4300年前便已开始。

而到了日上竿头,家家到了准备午饭的时间,端上桌的菜肴更是让人垂涎欲滴。徐州把子肉作为中华名吃之一,肥而不腻,多滋多味,肉色鲜美;而地锅鸡更是徐州一大特色菜,浓稠的酱汁蘸在贴于锅壁的面饼上,劲道入味,口齿留香。

不得不说,吃食是一种幸福,味蕾刺激下的满足不仅仅来自于我们的胃,品位是一种情趣,用心品味可爱之滋味亦是无穷之乐事。

悠悠风雨里焦作路,岁月斑驳龙骨

“与你经年又几度,从不有过孤独。”坐落于徐州的百年学府——中国矿业大学,已然成为了徐州一张耀眼的名片。前后十四次搬迁,由“焦作路矿学堂”到“中国矿业大学”,我矿见证了百年能源变迁,“流浪”半个中国,终定居在徐州这片沃土之上。徐州,矿大,二者唇齿相依又相辅相成。

放眼这片校园,春有樱花肩头抚,秋至硫华菊起舞,夏初荷碧莲花舞,冬夜寒梅竞吐。作为我们知识的孕育处,精神的净化所,矿大如同喧嚣闹市区的象牙塔,护佑莘莘学子在徐州这一方土地上成长。

有朋自远方来,游彭城赏矿大,我矿学子必欣然待之,一览徐州之可爱,坐看不尽云水悠悠。

徐州之可爱,在历史在美食更在人文,过尽千帆,唱不完千古颂歌,吟不尽史家绝唱。人生百年如寄,且开怀,一饮尽千锺。 

新闻来源:电气与动力工程学院 黄彦摄影:责任编辑:卜永强审核:许宏志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