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最宜怀乡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1-11浏览次数:13

想起来,已经有两年没回乡下的外婆家了,每当自己失魂落魄时,都会想起那栋熟悉的屋子,还有记忆中那个温柔的人。

外婆的为人总是让我很佩服,她有六个孩子,对每个孩子都不偏不倚,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她平等地对待每一个孩子,用一双能干的手,让孩子们都能吃饱,都能接受教育,待人也总是和气,她的孩子们每个都是善良正直,相互帮扶着,家庭中每个人在困难的时候,都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家,有一个温柔的老人,在等着他们回家。

小时候,每年过年妈妈都会带我去乡下外婆家,想起外婆家,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质朴和纯粹,生命里最本真最美好的东西,都在那里体现。

作为一个小馋猫,最惦记的大概就是外婆家的那株桃树了。有一年的清明,连着下了十几天的雨,家里人都趁着放假回了家,舅舅爬上桃树,去摘那一颗颗挂着露珠的大桃子,我们几个小孩就抢着在树下接,每一个都是又大又红,我实在忍不住,顾不上洗桃子,偷偷地抓起一个尝了鲜,一口咬下去一股甜汁填满了整个嘴巴,心里立马就奔腾起一万匹草原小骏马,从此每年清明我都是抢着要回外婆家的。

外婆有六个孩子,过年的时候才难得地聚在一起。每年过年,我们一伙小孩子都会把外婆家翻个底朝天。我们到镇上去买玩具手枪,买够塑料子弹,然后去水塘里打水漂,每次一发子弹打出去,都要惊起一滩水鸟,然后我们就咯咯地笑着,我们还偷偷地去打外婆养的老母鸡,一个人在望风,然后一群不敢“做坏事”的小孩子跟在一群大孩子后面,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打到过母鸡,只是成功地惊得可怜的动物们上窜下跳,然后引来大人把我们臭骂一顿,每次都是屡教不改。

外婆是信佛的,所以家里每个人都有在庙里求来的名字,女孩子们的名字都是以“观”字开头,什么“观兰”、“观露”都是和美好的事物有关,男孩子们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死活不肯把名字透露给其它孩子,偶尔从大人的嘴里说出来,足以成为一天的笑料。我们一大家人会在大年初二的时候徒步去山上的庙里,丢下任何交通工具,用最原始的方式,一步一步地走上去。小时候我们也不怕累,大家都追着抢着要做第一个到达的人,把大人的叮嘱声远远地甩在后面。庙前面有一条很窄的小溪,溪水很清澈,小孩们爬到这里口渴了的,直接从小溪里掬一捧山泉饮用,甘甜清冽。庙里有很多佛像,我不敢看庙里的那些佛像,总觉得他们面目狰狞。要祭拜的时候,小孩子们跟在大人后面,手里拿着三炷香,每到一个佛像前就要拜三下,我就闭着眼,装着很虔诚的样子,其实心里很害怕。许愿的时候年年许的都是我要考年级第一,可是那些神仙们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害怕,从来都没有实现过我的愿望。参拜完后我们会带着庙里准备的水果饼干下山,大人说这个吃下去可以带来一年的福气,还会得到神仙的庇护。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庙里的老尼姑煮的八宝粥,醇厚朴实,在寒冷的日子里,一碗下去,整个人都是温暖的了。

可是,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家里的小孩儿都长大了,哥哥变得沉默寡言,过年再也不陪我玩了,姐姐们也都有了自己的家庭,有时候,三层的小别墅里只有一屋的忙着自己的事的大人,还有一个不愿长大的大孩子,在趴在窗户上怀念那些已然逝去日子。

新闻来源:管理学院 朱婷婷 昝树松摄影:责任编辑:刘宁审核:赵超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