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寄情,以史写心 ——访《残唐五代尽英雄》作家、我校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生马逍遥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8-07-10浏览次数:15

 

 

他是老师、同学眼中的才子,短短四年大学写下70余篇原创古文;他自幼酷爱中国古代史,通篇翻阅《二十四史》,熟读《资治通鉴》,几乎读遍图书馆所有相关书籍;他带着热爱和坚持,写下一部30万字的历史小说《残唐五代尽英雄》;他在大学期间文字写作总量累计突破80万字,擅长古文、诗赋、小说、散文、诗歌、公文等诸多文体。

他就是90后新晋历史作家,我校公共管理学院2017级硕士生马逍遥。

吾生也有涯,其知也无涯

金石为开累日功,一朝得意马蹄急。谈及《残唐五代尽英雄》,就不得不提当年风靡一时的《明朝那些事儿》,“当年明月开创了写史的新思路,让晦涩难懂的历史古籍变得风趣幽默、鲜活动人。”马逍遥的历史新作,正是深受《明朝那些事儿》的影响,“历史可以很精彩,可以很有趣,历史并不仅是那二十几本通史古籍,它存在于人们心中,活在人们精神世界里,历史有感情、有温度、有趣味,需要我们去挖掘,去感悟。”马逍遥坦言:“正是源自对中国古代史的热爱,才能够坚持不懈地去啃古文,找思路。二十四史浩如烟海,也许一生都不能读通读透,唯有保持对历史故事的执着追求,才能逐渐形成物化成果,最终撰写成书。”

不同于大多喜爱汉唐宋明的读史人,马逍遥对两晋南北朝和残唐五代这两个历史阶段情有独钟,“研究辉煌盛世的历史作家很多,经典著作更是层出不穷,但对于汉唐和唐宋之交的两大乱世,特别是处于唐宋之交的五代,作家不多,著作也少。”众所周知,五代属于中国古代史中一大冷门时期,史料短缺,史实混乱,极易让人望而却步,不愿意去读、去研究。

为了撰写这本《残唐五代尽英雄》,马逍遥用了大量时间阅读《旧五代史》、《新五代史》、《资治通鉴》等相关史籍,经过仔细比对,从史料中寻找历史的真相。同时,他在课余广泛鉴阅图书馆相关书籍,寻找写作的灵感和素材。他告诉记者:“兴趣很重要,但想写成一本30万字的著作,靠的还是长期积累,只有充分掌握这类著作的写作风格和思路,才能在长期的写作过程中游刃有余。”

谋无主则困,事无备则废

繁花何曾遮过眼,扬鞭快马又一峰。正如《逍遥游》中名句: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马逍遥说:“残唐五代这个时期目前仍处于历史的边缘地带,不但被长期忽略并被后世无限诟病,历史的真相确实如此吗?我们需要从书中寻找答案,寻回遗落的精彩。”从马逍遥的言语中,可以看出他对这段偏冷门历史的喜爱。“这段历史精彩纷呈、豪杰并起,并不比汉唐宋明逊色,只是缺少一些经典著作供读者品鉴罢了。”

阅读一本好书,倾听文字跳跃的音符,就是走进一个作家的心灵世界。为了把这本书写得精彩有趣,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马逍遥以尊重史实为前提,借鉴小说的写作手法,并在书中融入自己的历史思考和态度,力求以轻快幽默的文风,让这段历史走进大众视野,让喜爱中国古代史的读者能从书中读出乐趣、读出感悟。“这是一个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时代;这是一个荡气回肠、英雄辈出的时代,这里活着许多形形色色的大咖,他们追求的目标只有一个——五代第一男主角!”马逍遥用这样几句简单风趣的话来概括这本书的主要内容。

谈及眼前取得的不俗成绩,马逍遥表示,第一本只是拉开残唐五代史的序幕,目前第二本书稿即将完工,打算写上三本形成系列。未来肯定会继续在历史创作的道路上奋力奔跑,希望通过自己的文字把更多有趣的历史故事带给读者,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并爱上中国古代史,这是写史人的不忘初心,更是读史人的现实需求。

不凝滞于物,能与世推移

几千年前,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北冥之鱼化为鹏鸟,不知其几千里也。“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这是马逍遥坚持的人生哲理,作为行政管理13级毕业生中的佼佼者,他表示兴趣可以终生坚持,并不一定要把兴趣变成学业。在学业、工作与兴趣之间保持平衡,追求简单自然的生活,便是“不凝滞于物,能与世推移”的极好状态。

马逍遥告诉记者,坚持写作是一个长期而系统的工程,基础不牢不行、坐不住不行、心不静不行,只有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写出高质量的上乘之作。“我在大学四年,真正值得自豪的就是自己的文章,我能写古文、词赋、小说、散文、诗歌、公文,这是我的核心竞争力,除此以外,足矣!”

懂得制定缜密的计划并坚持执行正是马逍遥取得成绩的一大优势,“繁花美则美矣,美到遮住眼的地步很容易反受其害,成熟的人会欣赏沿途的风景,但不会为之止步;稳重的人会眷恋过程的美好,但不会为之停留;执着的人会赞叹过往的繁华,但不会为之回头。”他告诫学弟学妹们:“如果你热爱写作,那就去带着态度和情感出发,写作的过程注定漫长而艰辛,可能无人关注,可能短期毫无收获,可能会时常遭遇瓶颈,惟有耐得住寂寞和枯燥,才能真正在写作的道路上留下绚烂的光辉。”

历史与文学的汪洋大海,汇聚成知识与智慧的百川秋水,每当秋水泛起之时,落花飞舞,流水叮咚,文学之兴盛,历史之延续,正如这奔涌的秋水,不盈不虚,不止不已。对于庄子名篇《逍遥游》总有特殊感情的马逍遥,“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正是他精彩写作人生的完美映现——鲲鹏遨游,自在逍遥。

新闻来源:公共管理学院 龚成 王雅慧摄影:责任编辑:卢进丽审核:刘尊旭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