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过千帆尽,归来仍少年——观《三十而已》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20-09-21浏览次数:10

近期《三十而已》这一部电视剧很火,看剧名和我关系不大,却禁不住各种安利还是去看了。

都市剧,内容无非就是职场、友情与家庭。《三十而已》也不例外,故事线沿着三个性格分明的女主角分别展开又交织聚拢。王漫妮、钟晓芹、顾佳,她们三个的生活现状,就像是有一个传统时间轴:未婚、已婚未孕、已婚有子。面对爱情、职场、家庭的问题,她们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王漫妮,一个从小县城来到上海拼搏的逐梦人,奢靡的经济生活她向往、高端美好的爱情她留恋。王漫妮骨子里就是一个骄傲的人,希望自己得到最好的,也努力不向残酷的现状低头。职场中她总是付出比别人更多的精力、拿出更优的态度素养,当然她也得到了回报。当一切都仿佛顺风顺水的时候,一份她想像中的爱情又突然降临,于是小心试探之后,她便不顾一切地付出所有。可她奔向的,又是否真的是心中的那份白月光?

钟晓芹,一个总没有主见的人。作为职场中的前辈,她总是不积极也不消极,没有职场目标,甘愿做着那个一喊就到却可有可无的便利贴女孩;婚姻是家长喜欢的,孩子和家庭日常是先生选择的。职场问题不大,但是家庭中,她的不参与导致先生就此掩埋在一堆琐碎当中,失去了光芒,没有了表达,装扮温馨的家里,争吵一旦消停下来,空荡荡的就是死寂。

顾佳,一个在任何问题上都不甘示弱的人。无论是家庭、孩子,还是职场,她都亲力亲为,一人掌控大权,有些事情没有和先生商量就自己做了决定,可能这就是她所认为的夫妻之间的默契。对于先生,她总是赞美鼓励,吐露所有的真情和想法,但是先生自己却从不吐露真实压力。就这样,一次次的默契、一次次的吐露、赞美无形间加重了先生的压力,成为了真正堵塞夫妻交流的泥垢,隔阂产生了,婚姻开始破裂,第三者悄然而至,而顾佳本人,却在自己幻想的美好婚姻中,越陷越深。

当一切有了裂痕,现实的风就能吹进髓,刺骨的寒。

但电视剧依旧是电视剧,经历了一切之后,三个女主角都处理好了过往琐碎、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定位,也都选择了自己的未来与人生,也许充满未知、也许璀璨、也许平凡。

剧末,有这样一段话:“我以为,独自一个人的开始会是新生,我幻想了无数的阳光和美好,但最后落在心底的,恰恰是过往的那些琐碎不堪,如同寒风拂过的湖面,总会留下的痕,也许,这才是生活,嗯,我想,这就是生活。三十岁,这一年总算要慌慌张张地过去了,可是往回细数,往前探路,哪一年不慌张,正是这些大小的慌张,变成了闪耀的成长,三十岁,只是被时间偷走了一点小青春,带给我们的却是独一无二的阅历、体悟情感的经历、和追求更好的动力,人生大概率就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程,并没有哪个特定的数字,可以决定我们奔跑的数字和停下的时刻。”的确,当顾佳潇洒离开太太圈、选择对先生出轨的不原谅、放下城市的一切时,当王漫妮放弃小县城的安稳、拒绝曾经向往的工作、在三十岁选择去留学进修时,当钟晓芹直面自己的感情、辞职专心修炼生活、专职写作时,多少同龄的、不同龄人们的眼中,有至少那么片刻的羡慕、祝福、遗憾。多少人被一个年龄数字,框住了活动范围、束缚了手脚,当看到新的向往时,又马上收回一切目光,不看即不念。

很多人说《三十而已》中的故事太梦幻了,现实之中,只会更差。只能说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的,再多的规划终究要面对现实二字,顺风顺水的终究不是多数,但那些琐碎不堪,是否也可以转为阅历与动力呢?同样是一片泥土,是养分还是负重,我想,得看种子。经历了一切之后,有的人被过往掩埋,有的人得到了重生。如果可以,历过千帆尽,我希望归来之时,仍能持有那一份少年心性:敢于追求的、敢于失去的,无畏未来。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 吕心田 摄影:责任编辑:赵雪婷 审核:许梓楠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