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中人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20-10-26浏览次数:12

村西头有一户人家。

多好,一生一世做个小户人家。搭个小院儿,院子里种种牡丹芍药,闲来无事散心还能赏赏花。小院被瓦匠用黑瓦修葺,方方正正地铺满了天。时间久了,瓦上长草,风一吹,慢慢摇。

檐下常有燕结巢,叽叽喳喳结满了角隅。它们会听门外起起落落的步子,来去风动,还会间杂着牛羊的声音。倘若是赶上好日子,碰上有人家婚娶,当地曲子戏班子来搭台热闹,轰隆隆地响彻全村,这时,凡是恭贺的邻亲都能喝上一杯热茶,坐在张灯结彩的那户院前看戏。

是七、八月,天一黑戏班子就开始在树下演。不管蚊虫的聒噪,村上的人早早地吃过晚饭,一手拿木凳,一手携着自家的娃,一摇一摆地赶来院前,气喘吁吁地一放、一坐,就敞开谈心,放声大笑,哪里会去管成群结伴捉蛐蛐儿的幼童。

村庄夜间的香气又浓又深。没有戏台子,只树前那处空地,一片虫唧,树杈上挑起了几只红灯笼,正挂在那花旦头顶。一块幕布是乡亲们家中零碎的布段子织成的,上面有花有树,且有半只鸟露着尾巴。披红戴绿的伶人眉毛画得乌黑且细,襦裙下的一双绣鞋又怪又有意思。  

有一回,趁戏张罗开演之前,我溜到后台看那些女子化妆。二十九岁新婚不久的年轻妇人站在镜子前,戏服搭在椅背上,那宽长的袖摆绣着细密的花瓣,还有一圈圈草叶纹样,在我视线中垂漾不已。看见她时,她正在梳头,将鬓拢平,乌发油亮,那点翠头面就摆在镜前,熠熠烁闪。

管道具的婶娘与她轻声说着话,问起她的家乡和她男人的姓氏。而我独自沉默地站在一旁,闻着她身上的香,一阵阵地冒汗。多好,戏台上那些个叮叮当当的金银头饰,长衣水袖。

窄窄的腰飘来荡去,鲜妍的妆容衬得眉眼舒舒展展,明白如画。唱才子佳人,有沉吟,有哀啼,也有怒喝。看他们像蝴蝶一样飞,影子扑在看众的身前。演至动情处,底下哭倒一大片,未见戏子动容,只是一味的黯然神伤,游离人间,不知眼角的是妆还是泪。说什么戏子无情?天可怜见,那铙钹鸣奏中的离合悲欢,哪一桩不是人间事;那粉墨重彩背后的凄恻狂喜,哪一声不是肺腑之情。浮生扰攘中,好在有那台上的一幕幕,向你我诉衷心。而那些为戏痴迷的人,最是有情,因他们知道,眼前登场的不是别人,却是一个又一个流落红尘的自己。

戏毕,场空,人散。

多好,一生一世做个小户人家。

新闻来源:外文学院 郭朋摄影:责任编辑:孙绍竹审核:张向东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