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叹千年——李煜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06-02浏览次数:62

夜色如水,有一粒闪着微光的流萤飞过,梦中楼上月下,有锦衣公子负手而立,看一夜,流星飒沓。

他是满腹诗书,才华横溢的翩翩公子。萤火只为他舞,杜鹃只为她啼,清幽的箫声只为他的吟唱而和,寂寞的清秋只为他的哀思而锁。

他是九五至尊,是南唐的皇帝。

他是阶下囚,是被软禁的前朝后主。

历史似乎和他开了个玩笑。他本该是无拘无束的,烟花扬州是他的最好归宿,吟诗作画是他的最好生活,可他偏偏生在帝王家。要他放弃温柔的一面,玩弄权术。勾心斗角,他是做不来的。

历史学家似乎也和我们开了个玩笑。美人误国,荒淫倾朝,相似的原因出现在所有覆灭的王朝之中只是不适合罢了,他只是不适合做一个忧国忧民的皇帝罢了。

李煜的一声喟叹,流转千年,似一杯佳酿,一醉千年。

昨夜的东风依旧,他的梦里有旧时上苑,有如水的车,有如龙的马,有雕栏玉砌,有未改朱颜。

深深的庭院依旧,他的院中只有寂寞的梧桐,只有风寥寥、月高高,只有凄冷的清秋。

如果李煜没有身在帝王家,也许一切就会不一样。他的才华不用锁在哀怨的庭院中,不用锁在无尽的忧愁中。他可以像李白一样,纵情山水,用自己的笔调描绘山河;或许,他可以像柳三变一般,结交红粉知己,用温情书写芳华;又或许,他可以做一名词工,谱写美丽的歌谣,让清幽的词句婉转在人们的口中。

但那可能就不再是李煜了。也许正是因为他有了亡国之痛,有了一江愁水,才有那一句句让人哀婉的心血,才有那一篇篇千古传诵的绝唱。

千年前,他在满天星光下哀叹自己身世坎坷。

千年后,我在梦里与他相遇。

  

新闻来源:公共管理学院摄影:责任编辑:审核: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