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豆腐汤的哲学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06-09浏览次数:54

“明天回家想吃什么?”放假前一天爸给我发微信。

上了大学以来,回家的机会渐渐少了,每每有长长短短的假期我都会提前买好车票。而我给爸的回复,永远少不了“一碗青菜豆腐汤”。

一路向北数百公里,周围人口音变了,饮食变了,气候变了……于是我渐渐习惯了这里的辣,随之略微改变的,还有自己的性格,也带了一点北方的粗犷。

从前的我过着一种生活,三点一线的学习之外,双手插着裤兜,戴着耳机,听着不停变换风格的歌曲,在校园里信步闲游,偶遇一二挚友,便一起去茶室喝一杯香茗,也可下馆子小酌一杯,碰上烦心事,也能互诉衷肠,喝得酩酊大醉,再由人拖着回了宿舍,倒头就睡,也是快哉。

但是路总归是要向前走的,我慢慢也发现,这样的随心所欲总会变成安于平淡,因为每一次喝爸做的青菜豆腐汤,都能喝出不一样的味道,不一样的感觉。

乍看那汤,绿得鲜嫩,白得纯洁。

在家,作息永远是规律的,也正像《朱子家训》中所言:“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夏的味道越来越浓厚,天亮的越来越早。爸将米淘了一遍,下了锅,我恰好起床,便一同穿过后院去菜田看视一圈。

自打四年前那两场病后,爸就很少去上班了,幸得单位照顾,能领一份工资,赋闲在家,每日逛逛那三分土地,四处溜溜弯。

清晨把一天最新鲜的生命之色都无私奉献给了人间,幸好,世间并不缺乏欣赏的眼睛。

“你看我种的番茄,都长好高了。”

“那个是黄瓜,我自己搭的架子,结了两个小黄瓜看见没?”

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到两颗嫩绿的小黄瓜,在绿叶的襁褓中安然地享受着露水地甘甜,痴痴地睡着。再回头看他,满眼尽是成就的欣喜,像个孩子般单纯。

取汤匙,舀一勺菜汤,清香不请自来地钻入鼻子,尝之,不咸不淡刚刚好。

午饭后,陪爸出去遛弯早就成了必修课。起初因为爸消化不好需多走路有助消化,后来一走就是四年,也就成了习惯。

房子选址城乡结合部还是不错的选择,方便上班地同时还能看看农村的景色。羊肠小路也穿上了水泥地外套,路两边种满了庄稼。

一路上,爸都在教我认各种作物。

“这是豌豆,这是莴苣,这是油菜花……

尽管努力记了好多遍,可还是经常认错,这时就不免一阵欢笑。

“哎,你看这树,一人都抱不过来。”

“怕是有十几年了吧。我们扬师院前面有棵树,几十年了吧……前年返校看望,又高大了点。”爸回忆起了从前。

来回走了约莫三四里路,我讲着学校的趣事,对宿舍嘈杂的不满,老师的关怀,对食堂的失望……他就在一旁听着,给我安慰,时而随手一指身边的东西立马能讲出一堆道理。挺佩服他的,每次讲的都不一样,好像那条路,专门为我们父子俩开辟了一般,那儿的生命,也都是和我们活在相同的世界里,无时无刻不有着深深的共鸣。

连喝几口那青菜豆腐汤,丝毫不觉得腻,却能从中品出一种叫做生活的味道。

“即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夜色萦绕的那条小路,尽是安详的宁静。多久没有听过蛙鸣了呢?数不清,记不起。河面偶尔传来气泡破碎的声音,是鱼在吃浮萍,抑或是小水蛇悄悄游过捕捉自己的猎物?晚风微凉,拂去白日蒸腾下的汗水和疲惫,留下一身的爽朗。傍晚的行走我们大都是沉默的,不愿打破难得的宁静。这条路走的多了,也彼此混个脸熟,偶尔有钓鱼归来的,农活忙完回家的和爸打声招呼。

“跟儿子一起散步啊?”

“哎,忙完啦!”

质朴的农人永远是那么可爱。

这样的生活于我是短暂的,毕竟我还要回到学校,回到那个爱吃辣的城市。

火车上,想起去年暑假,爸因身体原因无法上班,在家呆久了,每天都会因一些小事莫名发火,处处挑剔,简直成了一个怪老头。可是知识分子毕竟是知识分子,时隔一年,他已然把生活过成了他想要的样子和我向往的样子。

回到学校,一切都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一种新的生活的蓝图已然在心里。

期待再次能喝到爸做的青菜豆腐汤,尝尝品质生活的味道。

新闻来源:信控学院摄影:责任编辑:审核: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