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一把苍凉——读《红楼梦》有感

发布者:卢进丽发布时间:2017-06-14浏览次数:105

烟花漫烂了黑夜,灼烧出最美的晚霞,当最后的火光散去,唯有一片黯然的灰烬。

彩虹温柔了雨季,彩绘出最静的童年,当最后的水雾淡去,唯有一片空旷的单调。

昙花明媚了晚风,交织出最幽的雅致,当最后的喧嚣消去,唯有一片枯寂的凋零。

曾经腰缠万贯,到头不都是一方矮冢;曾经一头乌纱,到头不过粗布麻衣一口淡茶;曾经娇妻艳压群芳,到头不过白发苍苍,容颜衰老;曾经为孩子焦急操心,到头来不过是目送他的背影渐渐远离,而他们的背影告诉你,不必追。好了!好了!“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需是了。”

还能记起曾经大观园的样貌,佳木葱茏,奇花熌灼,清流从石隙间缓缓流过。渐至北边,平坦宽豁,两侧飞楼,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间。还能听见宝玉念到的“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吟成荳蔻才犹艳,睡足荼蘼梦也香。”还能看见元妃省亲的气派、热闹……终是记得、记得,如今的大观园不过是“物是人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她醉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磴子上,香梦酣。四面芍药花如醉仙般随着风在空中舞尽自己的姿色,然后软绵绵地枕着湘云睡着了,发间、眉眼间、衣襟上,满是红香散乱。扇子轻轻地抚着土地,芍药花静静地抚着它,弄得蜂蝶一阵羡意,不知是飘落的芍药花香味正浓,还是蜂蝶错把那醉卧的湘云当做了那朵最诱人的芍药花。似景,似画,没有一丝声音愿意惊醒那花间的美丽。

不仅想起那位醉颜残妆,鬓乱钗横的妃子,她沉睡在海棠下,红花白蕊装点了她的妆容,连唐明皇也不忍破坏这朵花的睡梦,只言“岂妃子醉,直海棠未睡足耳!”他们的爱情穿越了几个世纪任如刚出窖的百年老酒般醇香惑鼻,唐明皇曾为一骑红尘妃子笑,便万水千山送荔枝来,尽管后宫佳丽三千,却独独三千宠爱集于一身……然而正如“自古红颜多薄命,帝王之家最无情”所说,再好的容颜,再年轻的生命,再富丽的生活,当繁华落尽的时候惊艳了几代人的爱情最终也不过落得一场空,能握住的只剩苍凉。纤柔的脖颈触到粗陋的缰绳,一道血迹,一树梨花,一代美人终作泥。

“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转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自幼父母双亡的她从没机会像一个富家小姐那样获得一段自己真正的春天,唯有那最繁华的也不过是几朵芍药裀的伴衬,梦里的芍药裀温柔了一个花季少女,那残酷的现实中又哪儿来一片芍药裀为她疗伤呢?失去童年的她,最终连一段美满的婚姻也落得一场空,只得孤老一生,葬送了一位少女的所有青春。曾今,每个女孩都有一场梦,梦里的自己都是童话的主角,烂漫的童年,浪漫的恋爱,相守的婚姻,可是,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成为童话的主角,毕竟与圆满相对的还有悲离别。不管曾今的繁华多么地令人流连,最终也得褪去华美的袍子,着上一层粗布麻衣,一品生命的无常,而青葱岁月终究是一场回忆,萦绕在你每个梦里。是真?是假?是繁华?亦或苍凉?谁又能讲清呢?

人生太多的无常,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的自己会是怎样的,正如你不知道明天的太阳会不会照常升起。《锁麟囊》中的薛湘灵自幼被宠爱惯了,什么都得由着她的性子来,在她出嫁的那天,母亲为保她今后的周全,特意送她装满珍宝的锁麟囊。途中遇雨,偶然在亭中遇见正在哭泣的赵守贞,问清缘由便知是为世态炎凉而泣,湘灵便送了守贞那锁麟囊,过了如此之久富贵生活的湘灵怎会想到自己会有落难的时候。谁知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六年后登州大水,湘灵与家人走散,身无分文的她最终应募做了卢员外家的保姆,为幼子捡球时,无意间看见了这家供起的锁麟囊,顿时大哭。命总是在出生时就注定了的,生命最初时候就糊弄了一群人,而运在命之后又玩弄了多少人脆弱的心。看曾经的执拗,曾经的自我,是过去的自己?还是已经不存在的自己?

他们为着一桩前世的誓言相遇,前世,他用他的温情打动了一株仙草的心,今世,她用一生落不尽的泪水去换前世的恩。是水的缘故,从一个人的心流向了另一个人。他有他的顽皮和坏脾气,她有她的执拗与小心眼,他们在外人看来也许有那么些不堪,可是他们不需要别人的理解,因为彼此就能懂得自己的一切。多么奇妙的缘分,他懂她永不止的泪水,他懂她内心最深处的柔软,他懂她最真的爱恋;她懂他时不时的坏脾气,她懂他的对官场的厌恶,对自由的向往,她懂他的多情与关切。我们总希望有人能爱自己,能懂自己,可是哪有那么容易有那么一个人懂得你的一颦一笑,懂得你不被别人理解的一切,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牵连,让彼此的灵魂交织、缠绕,不绝。

他们曾一同怜惜那飘落的花瓣,怕无情的脚印拭去了它原有的光泽,怕不净的水流玷污了它高洁的灵魂。有人也许不解,为何落花也能激起他们的怜悯,这是他们的柔软之处,是属于孩子的温性,像花,像阳光,单纯,干净。他们曾在花园中的树下共读西厢,还用那“多愁多病身”自比张生,用那“倾国倾城貌”比黛玉,不料引得黛玉的生气,宝玉又只好一个“妹妹”长,一个“妹妹”短的去哄她。红楼中的男男女女不是远在天边的人,而就是我们实实在在生活中的人,宝黛的吵架贯穿了他们所有的故事,看似疏远,仔细回味,咂出的竟是最令人歆羡的暧昧与温情。就是这些琐碎的小事,就是这些常人都有的小情绪,让他们的爱情那么鲜活,那么耐人寻味。

可,不是所有的有情人都终成眷属,那个封建的社会中,婚姻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多少人沦陷在这样的制度之下,更别说是一个曾显赫于世的大家族中,拥有了外人羡慕不已的命,却没人能逃脱这样的运。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同样的一片天空下,一边红罗锦缎,满堂欢笑,一边白槁红血,泣不成声;一边群人守着成婚的宝玉、宝钗,一边仅有紫鹃、探春、李纨三人守着一缕渐渐散去的香魂,一段吹来的愁绪。黛玉气绝之时,正是宝玉娶宝钗的时辰,所谓的良辰之时,一个人哭了,一个人疯了,一个人散了……远处的乐声忽入耳又散了,探春、李纨走出院外,“惟有竹梢风动,月影移墙,好不凄凉冷淡”。

终于,都散了,散了。哪有什么木石前盟,什么金玉良缘,哪有什么不老的爱情,不散的缘分,不是你的终究得不到,哪怕修了几个轮回的缘。这片天空下,红的,白的,都不过是一场空,一把苍凉,曾今的打闹,曾今共读的西厢,曾今为彼此流过的泪,到黛玉香消玉殒的那一刻,是幻灭呢?还是真真切切存在过的呢?是曾以为的亘古不变呢?还是终究领悟的空呢?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曾经的乌衣巷口车马喧嚣,衣冠来往,而如今只剩夕阳余晖下的寂寥,惨淡。没有亘古的繁华,没有永恒的感情,只是在痴迷与看破之间。

握一把苍凉,你才会知道烟花散尽前多么璀璨;握一把苍凉,你才会明白彩虹淡去前是多么的醉心;握一把苍凉,你才会懂得昙花凋敝前是多么优雅。

世间万事在经历后,世间万物在存在后在不过都是一把苍凉,一场虚幻,美总是因为短暂才那么耐人寻味,而虚空都是为了让你清楚地明了繁华易逝,实实在在的一瞬间才是真。

耳边响起了曲子“好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好一片白茫茫大地

真干净。

新闻来源:建筑与设计学院摄影:责任编辑:审核:

图片新闻

视点新闻

视频新闻

基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